催收客户要投诉怎么安抚,「蚂蚁金服」请别再被催收公司给骗了!

浏览:270   发布时间: 2022年05月15日

「蚂蚁金服」请别再被催收公司给骗了!

说起“蚂蚁金服”,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特别是旗下的“花呗”、“借呗”、“网商贷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,几乎覆盖了数以亿计的消费群体。

迄今为止,在对待款项“逾期”后的第三方外包催收监管,他们也是最为严格的,可以说在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里面,也是屈指可数的。

可是,在这么严格的监管之下,为什么在互联网投诉平台“聚投诉”上,仍有这么高的投诉比例呢?

据从事“蚂蚁金服”第三方贷后催收人员所述,多数投诉其实都是催收公司所造成的。

他们有着一套完整的应对《蚂蚁金服第三方催收质检》的方法。

下面我将一一介绍催收公司是如何躲避监管的:

蚂蚁金服要求:“借呗”、“花呗”、“网商贷”等,逾期后不得向客户本人之外的任何第三方进行催收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联系第三方时,不要向他们做任何催收动作,但是我们可以询问债务人的相关情况,了解得越多越好,只要不提及让他们还款就没事。

蚂蚁金服要求:在连续三天仍不接电话的情况下,可通过其他人代为转告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连续3天拨打债务人电话,每次对方手机响一声就挂断,不给对方接电话的机会,每次做一条跟进记录,3天后就可以联系其他人了。

蚂蚁金服要求:不得跟第三方透露客户欠款信息。但是对方如果愿意转告,可以简单描述,但是不得透露具体欠款金额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电话打通之后,丝毫不提及自己是催收公司的,而是以债务人朋友的身份,询问债务人一些情况,并告知欠款一事。

蚂蚁金服要求:不得用座机之外的任何通讯方式联系客户,除非客户要求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座机沟通时,经常故意中断谈话,谎称信号不稳定。这个时候债务人往往会主动提出添加微信或QQ之类的继续沟通。

蚂蚁金服要求:所有通话记录必须录音存档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发现有违规言语的时候,会将录音删除。后续如果查到录音缺失了,就会找人重新补一通录音进行提交。

蚂蚁金服要求:催收现场不得带手机进入,必须有无死角实时监控系统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会每天在特定时间里允许大家使用手机,然后将监控画面切回到无手机使用时的办公画面,以此规避抽查。

蚂蚁金服要求:非特殊案件,不得上门催收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会将有可能还款的案子仍旧上门,在上门的时候不会告知自己身份,会冒充债务人朋友或同事的名义,假装是经过这里,顺便上门来看下债务人,然后跟其家人谈起曾经接到过蚂蚁金服催款的电话。

蚂蚁金服要求:不得在电话里出现任何恐吓、威胁或讽刺的言语。

催收公司是这么做的:如果跟债务人表明了身份的,那是绝对不敢。但是过后会用办理的小号进行联系,并威逼利诱。

类似这样规避监管的方法还有很多.....

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!

也正因为有了催收公司的肆无忌惮,才有了客户投诉的攀升。

可面对投诉,平台和催收公司又是怎么处理的呢?

“蚂蚁金服会”很重视,会逐一的去调查和了解,并寻求解决的方案。

会让催收公司去电安抚客户,

会对催收公司进行警告并处罚金,情节严重的甚至会终止合作关系。

会将这个案子暂停催收一段时间。

作为债务人,一次投诉无非就是为了平息心中对某件事的不满。

毕竟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,自己是理亏的。

所以大多数都能被安抚下来。

可安抚下来之后呢?

也只是告别了暂时的骚扰。只要钱没还,还会继续委托给其他公司,继续催收。

如果下一次碰到态度不好的催收公司怎么办?

还是继续投诉,

继续安抚.....

如此没完没了的循环着,直到款项还清为止。

为避免类似事情重复发生,

真心希望所有金融机构,能加强对催收公司的监管,

能落到实处,而不能仅仅是下发一份文件而已。

也希望所有催收公司,能本着协商和调解的原则帮助债务人。

还希望所有逾期和即将逾期的人们,

能尽早的及时还清欠款!

佛催联盟,带你深入了解神秘的催收江湖!

应对催收的正确打开方式,离职催收爆出内幕,网友:大彻大悟了

一个网友在群里分享了一段录音。

“手机号是你微信吗,我加你,你通过一下”

“我不使用微信”

“QQ呢?”

“我也不用QQ。我用的是那台旧诺基亚手机……”

“好吧,我先帮你申请调息。那你怎么查看呢?”

“我可以自己登录APP…”

我想问他,如何旧的诺基亚手机上使用APP

应对催收该如何面对,下面将一个3年催收总结的应对方式分享给大家。

一、无论你接到哪个平台的电话,首先要通知对方电话正在录音,然后才能和对方通话。因为在法律层面来说,这是证据。

二、如果你是纯网贷,我建议你不要接电话,不要回复短信,不要添加微信,不要添加QQ。如果要换号,建议换电信的。目前,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您身份证下的号码。另外,如果你想换号码,最好安抚一下通讯录里的亲友。找个合适的理由告诉朋友和家人。一旦接到电话说不认识你。

三、如果是信用卡,建议不要失去联系。确保每个账单日都有还款记录,并与银行协商还款。别失去联系,你可以有选择地接电话,不一定每次都接。确保每个账单日都有还款记录。如果没有办法偿还最低还款或代他人还款。然后每天还一元钱。钱多了,每月还一两百元。根据《商业银行信用卡监督管理条例》第七十条的规定,与银行协商,签订个性化分期还款协议。还款期限不得超过五年。在协商还款期内,停止计息、罚息、滞纳金等费用。

四、网上借条,如借贷宝、今借到、米房等各类借条。要么别借,借了就别还,因为你还不完,也还不起。但是抗住催收的过程是痛苦的,建议不要去碰。

五、当接到任何催收电话时,记住一件事。别相信催收的任何一个字,催收哪里没有一句真的,连标点符号都是编的。所以不要做梦和催收讨价还价,一旦你还了本金,就会换一个人继续催收你的逾期费用。

六、不要相信任何律师函,起诉书,因为这些都没有法律效力。唯一真正的法律效力是法院的传票。一般来说,法院传票是通过邮政快递或法院工作人员送达的。传票的送达是非常严格的,任何一个环节的错误都是无效的。所以法庭不会给你电子传票。法院传票编号可在法院网站上找到。如果在法院网站上找不到,可以打电话给法院确认。

七、你接到电话,对方说他是律师,风险控制部门和案件调查部门。他们都是催收,业内叫角色扮演。

八、在网上仲裁方面,网上金融仲裁是我国目前尚不成熟的一种新模式,仲裁机构只有进行仲裁的权利,也就是说,它可以向您签发仲裁证书,但一旦需要执行,就由法院执行。但是,目前国内法院很少配合网络仲裁,只能告诉你仲裁书等于一张废。

九、法庭传票。当你收到法庭传票时,一般会有排期。另外,到了法院也可以和贷款机构协商。你可以说出你的困难并要求分期付款。还款期限参照个人分期还款协议。95%的网上贷款不会被起诉,银行的起诉也是选择性的。如果没有完整的规则,被起诉的可能性约为中彩票头奖。

十、目前,99%的网上贷款和银行信用卡起诉案件是民事案件,不涉及刑事责任。目前,涉及的唯一刑事责任是信用卡诈骗。要满足信用卡诈骗的要求,一是伪造身份信息,二是长期非法使用信用卡,这是最难取证的。第三次长期失去联系,恶意违约,数额巨大。

十一、目前,我国不存在骗贷罪。即使涉及欺诈,也属于合同欺诈。合同欺诈的第一条是资料作假。因此,贷款欺诈和合同欺诈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。

十二、对于网上投诉,我建议您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公众号或网站进行举报,每个账户可以举报5次,下载一个企查查或者天眼查,输入您想投诉的平台,并在产品信息栏中找到您当时借用的平台应用的公司全名。结果大约需要十天。一般来说,你可以收到平台的回复来解决你的投诉。

十三、银行投诉:如果遭遇银行催收恐吓威胁,投诉有两种方式。一是找银行客服。如果遇到客服推诿或推诿,可以直接告诉他你去银监会投诉。二是直接到银监会投诉。你可以去银行所在地的银监会,也可以去当地的银监会投诉。目前,我知道浙江和广东银监会受理投诉的速度非常快。

十四、支付宝和花呗投诉流程,因为有强大的数据支持。一旦你逾期了,马云们会通过大数据找到你的转账记录和好友的联系电话,这叫联系第三方,如果有遭遇这种情况。投诉流程,一是微博关注蚂蚁金福客户服务中心,私信投诉。第二,致电支付宝客服,告知对方滥用第三方,此事我将投诉到网信办。三是拨打网信办12377投诉支付宝侵犯和滥用第三方信息。

十五、对方声称将上报你的逾期记录至征信和网贷大数据。目前能上央行征信的只有银行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。查询方法有两种,一种是去当地央行网点或央行官网查询自己征信记录。第二种是在关注蓝冰数据、鹏元征信、芝麻信用等公众平台,获取自己的大数据报告。

十六、如果遇到上门催收,请不要惊慌,第一时间打开手机视频,给来访者拍照。要求他们出示贷款合同和授权书,以及工作证件。如果没有工作证,对方可以出示身份证。如果什么都没有,那也简单了。在法律上,如果债务人不允许催收进屋,收款人就不能进屋。他们什么也没带来。直接邀请他们进屋,进屋后报警,等警察来处理,这样就够了。

催收迎来至暗时刻,M1回款率降至60%,从业者:随时做好被抓准备

“以前只是‘客服式提醒还款’,而现在催收行业就是要把老赖供起来,供得不好,甚至还会被‘反咬一口’。”对于当下的催收行业,不少从业者忧心忡忡。

10月21日,51信用卡遭警察上门,后被证明是祸起外包催收。这则行业广泛关注的重大事件,又将催收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同期两高两部《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放贷意见》)正式实施,现金贷行业被监管“一刀切”。催收作为整个贷后管理的重要一环,也迎来了至暗时刻。

仅仅几年间,催收行业大起大落。2015年互联网金融兴起、2016年现金贷行业做大,带动催收行业风生水起;而在2018年之后,随着国家对于网贷的整治,行业逐渐走向衰落。

根据《放贷意见》,即便利率合规,暴力催收依然要负刑责。

有从业者向消金界称,“催收行业回归到了十年前”“现在做催收,就是随时等待被抓。”

借款人:

我只同意归还本金,多一分利息都没有

“最近怎么没有催收打电话了?”梁爽在潜伏的反催收群里发问。

近两个月以来,梁爽几乎没有接到过催收人员打来的电话,这让她表示“有点不习惯”。

十天之前,她接到过一家平台的催收电话,对方称来自放款方的合作银行。电话来源显示,其催收团队位于山东、河南等地。

梁爽是借款人,同时也是受害者。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老公冒用身份、从多家平台借款,前前后后共贷了几十万元。加上此前归还的高额利息、砍头息,她粗略统计,总共要归还近200万元。

放款人对此见怪不怪,催收员的电话会在逾期后准时打过来。

最常见的催收手段莫过于给家人、朋友打电话,严重一点的还会爆粗口、发律师函。

梁爽不堪其扰。她时常感到崩溃,并直言“有的时候我真的想过死”。

最开始,梁爽想要填补窟窿、维护征信,一有钱就还上。但她发现,网贷就是个无底洞。

后来,梁爽也学“聪明”了。作为一名成熟的“老赖”,她早已深谙应对催收的套路。

催收员最怕的无非两点,一是被投诉,二是借款人自杀。

“你打我电话,我就打银监会电话。”

“我家老太太有心脏病,死了就找你们公司。”

至于还款金额,那都是可以协商的。利率超过36%的,有砍头息的,平台一定不合法;即便在36%以内的,梁爽也要求“只还本金”。

“多一分利息我都没有,你们要我就还上,不要我就还别家了。”由最开始的担惊受怕,梁爽已在不知不觉中腰板硬了起来。

她还和其他借款人一起加入了反催收联盟,及时了解催收套路,并随时准备起诉维权。

事实上,就在几天前,梁爽已经和催收成功协商,同意只归还本金。

然而,在51信用卡出事之后,梁爽表示,“现在平台的催收也没了,客服打过去都是空号,我想联系平台还款,都不知道该联系谁了。”

催收员:

能保本就行,随时做好“被抓”的准备

“目前国家已经监控了3000多家催收公司,只要有公安认为存在的严重问题的,就会去查,”51信用卡事件过后,行业一度恐慌。催收员高升表示,“做催收就是随时等待被抓。”

高升2011年进入催收行业,一开始负责交行信用卡的M1逾期,当时月薪只有4000元,后来一步步进入管理岗位。他见证了整个行业的起步、巅峰以及落幕。

2015年,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风生水起,以及714高炮的盛行,催收行业步入鼎盛时期。当时苏州、昆山、南京等地,一个城市就遍布着几十家催收公司。

高升坦言,那也是催收行业最乱的时期。

5000元/人的诉讼成本,让大部分金融机构选择将催收业务外包。按照行业惯例,结算一般采取佣金制,催不回来不收费,一些高账龄的案件佣金能达到50%。

然而,此时的催收行业,与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。共债严重、数据泛滥,客户的形态发生了变化,导致催收的难度也大了很多。

即便如此,在高额佣金的吸引下,仍有不少催收员铤而走险。冒充公检法、P图群发、爆通讯录挑拨家人关系,甚至上门打人、泼油漆的情况时有发生,平台对此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“已经不是为了维护债务人以及金融机构的不良率而催收了,大部分人就是为了钱而催收。”高升表示,虽不择手段,但效果奇好。

然而,这些乱象的存在,严重扰乱了行业的游戏规则。

2018年,高升进入浦发银行特案组,负责团队人数200+,月薪1.5w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整个催收行业逐渐走向衰落。

2006年,M1的回款率能达到90% ;2018年,这一数字降至70%;现如今,M1回款率只有60%。

然而,逾期率早已不再为从业者所关心,“只要不被抓、能保本就行”。

“以前只是‘客服式提醒还款’,而现在催收行业就是要把老赖供起来,供得不好,甚至还会被‘反咬一口’。”对于当下的催收行业,不少从业者忧心忡忡。

在监管的强压制下,机构停止放款,大量员工被裁。

高升也考虑着转型,目前他协助某省联社,接一些政府的催收案件。“当地政府会提供所有的村长电话,并且会和村长沟通必须配合我们。”

催收行业:生于暴利,死于暴力

“这个行业回归到了十年前,也就是传统银行的管理方式,那时候小贷行业刚刚萌芽、银行信用卡业务逐步发展。那个时期,也是行业最干净的时期。”谈及催收行业现状,某催收公司的管理层人士向消金界表示。

回望整个催收行业,从2015年的巅峰,到2018年走向衰落,2019年面临毁灭式打击,不过三四年光景。

2019年“3·15”过后,国家开始整顿打击714高炮,催收行业面临严打,全国范围内多个催收机构被警察带走调查,甚至是被“一锅端”。

此后,关于套路贷和扫黑除恶的打击升级。4月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“关于软暴力的界定”,从业者无从是从,不得不“像客服人员一样进行催收”。

就在10月21日,两高两部正式发布《放贷意见》,业内人士表示“这相当于老赖有了保护伞,要把老赖供起来”。

事实上,为防范不良债务攀升、多头授信带来的风险,银行早已出手,今年以来频现“降额”甚至“封卡”。2019年上半年,交通银行信用卡的新增发卡量更是出现罕见负的8万张。

有催收人员表示,由于新增信用卡用户越来越少,今年起,他们只接一些银行的存量案件。

不同类型的催收公司,生存状况也不尽相同。整体而言,银行的催收业务影响相对较小。

“我们主要接银行信用卡的催收,虽然受大环境影响,比不上鼎盛时期,但是只是限制扩张,整体影响并不大。对我们来说,冲击较大的是科技类业务,首先黄的也是科技部门。”

位居十大催收公司之首的华拓金服,内部员工向消金界表示,其创新性部门首当其冲,面临裁员。

一些针对互金、小贷、消费金融平台的催收公司,开始减少人力,缩减成本。如今他们对甲方的要求是“持牌经营、利率合规、不爬通讯录”。

而一些小型催收公司,之前的路子最野、佣金最高,现在随着现金贷业务的腰斩,大部分选择关门。

消金界了解到,目前能够生存下去的催收公司,在业务上坚守着三条红线:

第一,保护用户隐私安全。修复查找等侵犯公民信息的行为一律被禁止;

第二,禁止爬取通讯录。催收人员只能联系借款人本人,不得联系第三方;

第三,在话术上,施压已被视为软暴力。如果对方情绪激动,尽量以安抚为主,避免被投诉。

行业出清之际,对于催收员来说,他们一只脚迈进天堂,一只脚犹在地狱。

“还有很多人想趁机赚快钱的,亡命徒哪里都是。”事实上,只要金融机构存在,催收这个行业就不会灭亡。风口浪尖之下,仍有催收员在坚守,但或许也被看作是顶风作案。

也有更多的催收从业者,他们正在翘首以盼,等着政策明朗、市场回暖。就像高升说的,“能熬过去的公司,以后都不缺业务”。